2018年9月接獲勞動部邀請出席SEWF(社會企業世界論壇)年會,並發表一場SEWF的演講,會後順道到西班牙的巴塞隆納一遊,巴塞隆納最有文化價值的莫過於高第建築師的建築風格,他利用動、植物天然的紋路,如樹葉的脈絡、海螺的螺旋、動物的骨骼設計出風格獨特的建築物,令人驚艷不已!

但是初看到高第的「米拉之家」時,歪歪斜斜、笨笨拙拙的建築物,乍看之下這不正是憨兒畫作的呈現?「憨」是我給的第一印象。再看到他的「聖家堂」,已經建了180年之久,還沒完成,這不是「慢」是什麼?

有人問高第,為什麼他的建築設計這麼獨特、這麼出類拔萃?他回答說:「人類創造出來的建築都是用直線,而上帝創造出的建築都使用曲線。」所以人類的房子是以效率、快速、急功好利取勝,而高第的房子卻是上帝的傑作,展現出純真與天然。原來「憨」就是自然與實在,「慢」就是精雕細琢的具體表現,這正是喜憨兒呈現「憨慢」的價值。

careus199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