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約30年前看過一部電影,描述黛安.弗西捨棄文明,放棄高薪,隻身前往蠻荒的盧安達,研究瀕臨絕種的大猩猩。在蓊鬱迷霧的森林中與大猩猩相處18年,成為牠們的朋友,更成為大猩猩的保育員。當初深受感動,覺得黛安太偉大了,能堅持這麼久,為的就是要將大猩猩的苦難公諸於世,改變世人對大猩猩的偏見與誤解。

回想我與淑珍為撫育照顧重度多重障礙兼腦麻的女兒怡佳,歷盡滄桑,38年來的漫漫長路,再苦總是有黛安的影子在支撐。1995年成立喜憨兒基金會,至今也已在喜憨兒的國度裡度過20年。想到黛安迷霧森林也只18年,王寶釧蹲苦窯也是18年,再苦應該18年就該終結了吧!而我在18年苦難之後何去何從?是什麼力量讓我能堅持下去,執著的往前走?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reus1995 的頭像
careus1995

喜憨兒基金會部落格

careus199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