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身心障礙者40歲時該是什麼模樣?從以前到現在,大家不停的探討身心障礙者的人生方向!我是一個身心障礙者的手足,從國中起媽媽很早就跟我討論妹妹的生涯規劃,我很幸運,媽媽對我說:「照顧身心障礙的妹妹不是手足的責任。」

一路走來,媽媽陪著妹妹從國民義務教育到日托中心,種種心酸是外人難以想像的,在我心中,媽媽對於妹妹的未來發展充滿著疑慮及壓力,為了尋找妹妹下半生可以怡然自得生活的地方,參觀了台灣大大小小的機構,又憂心著待排入住時間漫長,其他縣市交通困難。

有天輾轉得知高雄旗山有一個地方「喜憨兒天鵝堡」,媽媽參觀了環境,發現這裡的觀念是認同家庭支持及生活並重,天鵝堡有各種專業的工作人員善待妹妹,因此嘗試讓妹妹入住。而媽媽也在學習,人生重要的一課,放手!媽媽人生的重心都在這個特殊孩子身上,忘卻自己要的是什麼。讓妹妹適應不一樣的環境,平日住宿,週末返家,媽媽的笑容多了,壓力減少了,更願意花更多時間陪伴她旅行、出遊。

媽媽從一開始捨不得,後來發現妹妹更獨立,改變了她與妹妹之間朝夕相處的壓力,媽媽常說:「不知道能陪她多久?」只想在有生之年讓她快樂,學習放手、放心,期盼這份愛能延續。

教保員 褚妍廷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reus1995 的頭像
careus1995

喜憨兒基金會部落格

careus199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